哪有天生的坚强,都是在阵痛中成长

发表时间:2019-01-13

  哪有天生的坚强,都是在阵痛中成长

  空想很丰满,事实很骨感。幻想与事实的强烈反差让李梦炀变得有点消沉。班长鲁顺高说,不看别的,队伍里瞅一眼军姿就能看出他的精神状态。

  可开跑后不到两分钟,李梦炀就感到体力不支,表情也更加痛楚,好像及格的希望也更加渺茫。

  国庆假期的一天晚上,李梦炀给父母通完电话,走回班里。

  正张望到处的环境,两个绿色身影热情地迎了过来。高个子是排长朱建波,稍低一些的是李梦炀的新兵班长鲁顺高。鲁顺高赶快帮李梦炀提起行李,和朱建波簇拥着他向新兵四大队11中队营房走去。

  刚一推门,“啪”的一声,灯忽然焚烧,面前一片漆黑。

  “其余班都拿了红旗,你们有什么感想?”鲁顺高把大家带到“流动红旗”评比栏前,第一次发了火,班里的新兵齐刷刷地低下了头。

  新兵训练还未停止,李梦炀已经对人生的“第二所大学”有了更深的感悟。这天晚上,李梦炀把自己的一段心田感悟认当真真写在笔记本上:破茧,为了成长。成长会伴有阵痛,生命之河却因此而壮阔前进……

  没想到训练结束后,李梦炀找到中队长湛诗华,声称自己训练认真,班长却故意刁难,让他在战友面前难堪。湛诗华找来鲁顺高,理解来龙去脉后,又找来队列动作比较尺度的新兵杨帆。

  中队每月的3000米跑考核如期而至,李梦炀和战友们一起站在跑道上,弓着身子,注视着前方,仿佛也多了多少分底气。

  一周以后,四班夺得了内务卫生流动红旗。

  在400米跑道眼前,排长朱建波对着全排30名新兵说:“3000米不远,围着跑道跑7圈半,你们感到能跑下来的就打报告出列。”

  从被动练到自动练,鲁顺高因势利导,给李梦炀制订了训练帮扶盘算。同时,李梦炀每次的跑步成绩,鲁顺高都记录在训练记载本上,让李梦炀看到自己每天的进步。

  听完奖章背地的故事,新兵们投向班长的眼光也热了起来。

  透过窗户,鲁顺高看到班里的新兵围成了一个圈,你一言我一语在说些什么……从此,鲁顺高明显觉得,全体班里的氛围不一样了,很多事不用本人再去提醒了。

  原来,李梦炀的左腿突然抽筋了,跑道外的鲁顺高看他有些支持不住,正要指挥同班战友去推他,李梦炀却冲他连连摆摆手说:“班长不用,班长不必……”

  吹灭蜡烛前,李梦炀对着烛光许下这样一个宿愿:迎头赶上,不能再给班里拖后腿。

  李梦炀举起奖章,对大家说:“这块奖章是班长的,当前,咱们要拿一块属于自己的奖章。”

  “每个人都须要断定和鼓励,新兵也不例外。”谈到李梦炀的变化,教导员王斌华深有感想,如果说在新训中,有带兵艺术,主要的一点就是如何调动起新兵的踊跃性和自尊心。

  “四班气象”很快在全部新兵团发酵。放眼练习场,病号少了,“轻伤不下火线”的多了。战术训练不再有人决定草多、石头少的地方卧倒了。生活中,学会了分享,学会了互助,学会了好吃的留一口给战友……

  此话一出,所有新兵异口同声:“要拿一块属于自己的奖章。”

  李梦炀的军旅第一课从叠被子开端。看到一床松松软软的被子,经过班长鲁顺高的“捣鼓”,很快变成外观有型的“豆腐块”,李梦炀甚是爱慕。

  刚开始,李梦炀跑步需要两人推着跑;再往后,只有一个人推着;到最后,能独破实现3000米跑,还能合格。

  要拿一块属于自己的奖章

  当晚点名后,鲁顺高低令“驱散”,新兵们却不即时散去。

  中队组织军事训练和内务卫生评选,其余班级都是“红旗飘荡”,鲁顺高带的新兵四班却“垫了底”。更让鲁顺高负气的是,“流动红旗”评比栏放在中队门口,班里的新兵每天走过,却恍如没人受到任何触动,好像所有都无所谓。

  像李梦炀这样的新兵不是个例。曾多次带过新兵的新兵连引导员秦尧感到,当初的新兵普遍民主意识较强,耐劳意识较弱,“骄娇”二气比较明显。

  看到金灿灿的奖章,每个新兵的眼里都投射出倾慕的目光,请求鲁顺高讲讲奖章的来历。

  陈万金

  二周当前,四班保持了内务卫生流动红旗,并以2分的优势,夺下军事训练流动红旗……

  王斌华说,刚步入军营的新兵,对军队环境还比拟陌生,对各项制度还不够清楚,对弛缓的生涯节奏还不够适应,“车速慢”在灾难逃。带兵人要擅长发现他们的每一点进步,善于捕捉他们的每一点正能量,帮助他们更好地挂好挡、起好步、开足马力向前冲。

  一声令下,他们犹如脱缰之马快速奔出。出其不意的是,跑了不到3圈,不少新兵就因为岔气、肚子疼、扭伤等各种起因退了下来。李梦炀冲了没多久,也因膂力不支败下阵来,测试不得不终止。

  “一个鸡蛋,从外攻破是压力,从内攻破才是成长。”湛诗华谈心时说的一句话,让李梦炀一夜难眠。

  每天的训练也很好受。李梦炀身材协调性和柔韧性较差,队列动作慢半拍、单杠“拉不起”、双杠“下不去”、3000米跑常常“吊尾巴”……从小没有吃过多少苦的他,“感到干啥都像翻座山”。

  车辆驶入武警重庆总队某训练基地大门,李梦炀感触到一种熟悉的热烈,就像一年前走进大学校门时的迎新场景。不同的是,这是别人生中将要上的“第二所大学”。

  看到李梦炀和班里的新兵缓缓有了变更,鲁顺高打心眼里高兴。

  然而,成长并非是一扇“一推就会开的门”。

  这是自己的跑道,我不能总让人扶着

  目睹点点滴滴的变革,鲁顺高说自己似乎也和新兵一起得到了成长。

  他抚摸着训练记载本,上面记录着班里10个新兵始终攀升的训练成绩。“这些记载,我都会给大家始终保存着。今后不管他们走到什么岗位,看到这个本兴许都能让他们想起这段奋斗的时光。”

  一次队列训练,鲁顺高看到李梦炀摆臂存在痼癖动作,当场给予矫正。几次训练后,李梦炀的动作仍不改观,鲁顺高就重点训练他。

  “这不也练出来了?同样是肩膀扛脑袋,别人能做到的事,为什么咱们做不到?”听了班长的故事,李梦炀也想起自己的过往:当年备战高考,自己不也拼过来了吗。

  咬紧牙关,奋力直追,李梦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,最终以12分08秒的成就超越终点,名列全中队第10名。事后他对战友们说:这是自己的跑道,我不能总让人扶着……

  对大学生新兵李梦炀来说,新兵生活开始了――紧跟而来的,有苦痛、彷徨,更有渴望转变自己的信心与欲望……

  从最初的19分32秒到12分08秒,训练记录本上的数字在鲁顺高心里也变得好像滚烫起来。

  在新兵团政委田贻杰看来,良多新士兵缺乏艰巨环境的磨砺,到了部队,突然面对高强度的训练和严格的军事管理,心理准备不足,往往产生惧怕思维和回避举动。

  鲁顺高告诉李梦炀,军事训练切实没有那么可怕,只有下定信念,方法对路,没有练不好的。鲁顺高向他吐露了一个小秘密:自己刚到新兵连时,军事素质也比较差,3000米跑是全连最后一名。

  没想到平时严厉的班长,还记挂着自己的生日,一股暖流涌上李梦炀心头,泪水流了下来。

  望着车窗外一直涌入眼帘又很快消失的风景,挂在胸前的“参军光荣”红花好像也随着心跳微微抖动,李梦炀对即将到来的军旅生活满怀等候,头脑里闪现着电视里英雄的军人形象,好像自己早已是其中光彩的一员。

  从外打破是压力,从内打破才是成长

  3年前,还是新兵的鲁顺高下连后分到船艇支队二中队,驻地因连日强降雨引发水库垮塌事变,鲁顺高主动请缨加入接济,跟战友连夜鏖战,转移200余名驻地民众。当年10月,支队组织大比武,鲁顺高获得专业第五名……年底,作为支队为数不久的列兵,鲁顺高的胸前挂上了一枚奖章。

  回到班里,鲁顺高从箱底找出自己的一枚精良义务兵奖章,拿给每个人看。

  秦尧举了多少个例子:每次吃完饭,有的新兵为了不碰到餐盘上的油污,用筷子夹着抹布洗碗,简单地冲一冲,基础无论油污是否洗掉;很多新兵不会洗衣服,换下来的衣服在洗漱盒一放就是好多天,班长只好手把手地教,每天督促他们勤换洗衣袜;训练时,总有新兵会以脚痛、身体不舒服等理由躲避,活动身体动作很慢,尽量拖一点时间……

  田贻杰认为,面临外界变化时,任何事物都有惯性。新兵成长也是一样,原有习惯形成了,要在短时间自行改变是不可能的,唯有以外界力量施加以“压力”,才华让其在经受磨砺、感受阵痛中实现演化成长。

  伴随着全班战友唱起的诞辰歌,一个生日蛋糕推到了李梦炀面前,上面跳动的烛光,在黑暗中显得分内晶莹。

  见目的已经达到,鲁顺高话锋一转,说道:“群体跟名誉,在军人的眼里比金子都宝贵,掂不出它们的分量,咱们四班就不能拧成一股绳。”

  看上去很美,叠被子叠上几回就变得枯燥无味。李梦炀促地对此失去了耐心,天天只是草草了事,没过几天内务就滑到了全班最后一名。

  和一半以上从未跑过3000米的新兵一样,李梦炀怀着好奇从队列中走出来。

  湛诗华让李梦炀现场做了一遍队列动作,并把整个过程录下来,而后请杨帆讲评并示范了一遍标准动作。看完回放的视频和战友的讲评示范,李梦炀沉默了。